因为目的并非想要杀死对方,玄音山所以不必使用特殊技能强化效果。

修士不但没有丝毫地悔过之意,玄音山还大义凛然地如是说道。大师兄一人牵制着两名修士,玄音山道道剑光划过,大师兄每一招都是倾尽全力,那两名修士一时也没讨到什么好处。

别挣扎了,玄音山这阵法不是你能破的了的。周围灵力波动比昨日多了,玄音山有几股比较强大的波动就在四周。青菱师姐这是怎么了?闫文柳一眼便瞧见青菱面色惨白,玄音山身体靠着房间内的柱子,急切问道。

一道强劲的灵气席卷而来,玄音山将屋内的摆设通通打落在地。一切又归于了平静,玄音山夜风吹过,一阵凉意袭来,早已湿透的衣衫此时贴的身子更紧了。

他颤抖的声音中夹带着无限的愤怒,玄音山阴森恐怖的声音传响在大殿之内。

这阵法是师姐留给我保命用的,玄音山如今接连斩杀了他们两名修士,恐怕已经败露。有敌人就往后躲,玄音山不管队友了啊。

随即,玄音山密集的人群冲上去了一半,剩下的人一些人影消散,而其余的纷纷站在原地,拿出法杖一类的东西,进行吟咏、蓄力。以示…东方凌摆摆手,玄音山脸上的笑一下子狰狞起来,…我们对他的尊重。

血多琨吼出这一席话,玄音山手中长杖上的水晶散发光芒,然后五个身影纷纷爆裂,都炸成血雾。玄音山我会让你认识到的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